子曰:成立一个冤狱赔偿委员会如何
作者: 点击:271 次

【3月26日讯】据相关媒体报导﹐在两会期间,由黑龙江的访民刘杰及湖南的任华律师发起﹐并由1010名访民签名的《中国访民致中共人大政协的建议书》以邮寄的方式寄往人大和政协﹐该份建议书主要是要求废除信访制度﹐废除劳教制度﹐设立宪政机制﹐成立宪法法院等。愚以为,根据现今中国的实际国情,除此之外,还应该责成人大立法,成立一个“中华人民共和国冤狱赔偿委员会”,并制定相应的赔偿法律条文,对中共执政以来成千上万桩冤假错案以及受害人群作出必要的赔偿,以切实有效的方式,来营造官方所说的和谐社会。

上世纪的1933年,还是国民政府的全国律师协会第五次会议在青岛举行,其间,由沈钧儒为首的上海律师公会向大会提出提案《请立法院即行颁制冤狱赔偿法案》,其内容是:如果有关当局造成了冤案,要赔偿当事人的名誉损失费和家属在冤案期间的生活费;如果当事人已不幸死亡,就应该发给抚恤金。对造成冤案的当事人,除了要追究原告和证人的诬告罪和伪证罪外,凡审理之法院及推检各员,应分别情况担负责任,等等。提案在全国律师协会获得通过后,转呈政府,但被束之高阁。次年,在第六次会议上,律师协会又通过决议成立“全国赔偿运动委员会”。以后,“全国赔偿运动委员会”曾召开数次全体大会,发表的宣言上大声疾呼:“堂上一笔朱,阶下千滴血。”呼吁政府履行法律和道德义务,早日实行冤狱赔偿制度,保障人民的生存权利,实现社会正义。

今天看来,这个爱国人士沈钧儒们提出这个草案的政治目的,就是想通过民主法制的合法手段,力图限制和制裁国民党反动派滥杀无辜的白色恐怖。但是,纵观中共执政近六十年来“红色恐怖”所製造的冤假错案,真不知凡几,如戴煌老先生所说,是比国民党还国民党。在一波又一波的政治运动之后,真正能落实平反昭雪、还其清白的,又有多少?就连提倡建立“冤狱赔偿”的始作俑者沈钧儒的女婿、着名记者范长江也不免蒙受冤屈,自杀身亡。再以1957年反右来说,依照官方所讲的55万右派分子,牵连的家属达数百万之巨,其中有多少人蒙受冤狱?多少人死于北大荒和夹边沟那样的劳改农场?多少人殃及无辜、妻离子散?但邓小平一句话“反右没错,错在扩大化。”这55万的倖存者,就只能是改正,不是彻底平反。连失去多年的基本生存的工资都不予补发。这能叫实事求是,有错必纠吗?

两会期间,先后有三起当年受迫害的右派分子及其家属向两会联名吁请,成立专门机构,重新审理当年的反右斗争,追究製造冤狱当事人的法律责任。自古以来,杀人偿命,欠帐还钱,这样的吁请合情合理。可惜的是,这些呼吁对两会代表来说,一个个竟充耳不闻,无动于衷,如闻一多的诗句所形容的,“这是一汪绝望的死水,春风吹不动半点漪沦!”七十多年前,先贤们努力奋争的法律目标,到今天还只是梦想。

如果真正是一个政治清明、法制健全和以人为本的政府的话,那就成立一个“冤狱赔偿委员会”如何?诚如此,也是对那1010名访民签名的《中国访民致中共人大政协的建议书》的一个正面应答,是对几十年来无数蒙受冤屈的人的一个正当安抚。

转自《新世纪》

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