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阳明:末路狂奔的经济发展只能是杀鸡取卵
作者: 点击:132 次

瀋阳开始的捲帘门关闭,全市罢市以对抗中共横徵暴敛的风潮越刮越强,已经影响到全东北乃至全中国,已经形成规模的中小企业成了中共掠夺的对象。中小企业不仅面临着融资难、发展难、连生存都困难,大批大批地倒闭。

中共的财政经济已经出现入不敷出的困窘,连比较富庶的长江三角洲地区的无锡地方政府都出现停发工资,只发生活费的现象。中共泡沫经济的支柱全依赖房地产黑幕交易,一旦滑坡,必然会出现严重的政治、经济危机。

维权律师郑恩宠曾经形象化地概括:中共一年不搞房地产没有零用钱,三年不搞房地产没有饭吃,五年不搞房地产垮台,绝不是危言耸听。掠夺成性的中共各级政权,连等母鸡下蛋的耐心都没有了。税收的钱款已经远远不能满足穷奢极欲,乱罚款、滥罚款成了变相的抢掠,无奈的经营者只能选择捲帘打烊,减少损失。

在2005年在上海商城集会打倒陈良宇时,亲眼目睹了不远处南国酒家门前,上演的一幕丑剧。上海市委副书记的姐姐与台商合伙经营南国酒家,一开始亏本,书记的姐姐要退还本金,台商同意了。在一个老闆的经营下,生意红火,书记的姐姐悔青了肠子耍开了无赖,一大早带着一帮地痞流氓,在警察的保护下,把已经上班做準备的员工全部赶出店外。小老闆(台商的儿子)来论理,并拍下照片为依据,结果被流氓追打几条街受伤,照相机砸毁、照片曝光。最后南国酒家的经营权归属谁家,怎幺了结的不清楚,但是以上情节许多参与打倒陈良宇行动的访民都知道。

书记姐姐的行为不是孤立的,是整个中共统治阶级的行为,国有资产的流失、股市的圈钱、房地产的黑幕、动拆迁的黑洞、维稳费的侵吞……重庆唱红打黑集中体现了这种掠夺。几百家企业财富,顷刻之间成了中共权贵的门下。中共一小撮既得利益者的财富就是通过暴力抢夺、无耻欺骗,在公权力的作用下据为己有的。

瀋阳集体关门大吉以对抗暴政的结果,必然是以大批的企业被政府强佔、被消灭。中共现在已经等不及母鸡下蛋,蛋变鸡,循环往复聚敛财富的税收过程,直接採用杀鸡取卵的穷途末路、末路狂奔的自我毁灭。

上海有一句缪语:抢更(音刚)饭、急吼吼。就是描写中共各级政权此时此刻的丑噁心态。

还有一句缪语:行啥个良心、过啥个日脚。不要看中共一个个腰缠万贯,人模狗样。却因为坏事做的太多、做的太绝。害怕有朝一日被中国人民清算,不得不採取饮鸩止渴的恶性循环,天天做恶梦、梦见被审判、梦见被枪毙、梦见被绞刑、梦见上断头台。害怕突发事件断送窃取的政权,儘管龟缩在壁垒森严、岗哨林立的钢筋水泥之中,依然风声鹤唳草木皆兵,忧心忡忡、度日如年。

他们还有另一层担心,害怕内部倾轧、不明不白地成了替罪羊,或者被兔死狗烹,所以拚命想法捞钱外逃,一旦树倒猢狲散,依然可以做一个客居他乡的阔寓公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最新文章